yabo直播平台app下载
翻页   夜间
yabo直播平台app下载 > 诡三国 > 第1397章 非常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yabo直播平台app下载] /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这个世界之中,最为恐怖的动物是什么?

    答案只有一个。

    人。

    不管是飞禽走兽,吃东西多少还会吐出来一些什么,或者是有些东西不吃,而人真正张开了嘴,就是连骨头带皮,全数吞没。

    而且人在吃其他食物的时候,往往还讲究烹饪的方式,食用的礼仪,但是到了吃人的时候,往往就抛弃了所有的礼仪规范,只剩下血淋淋的一面。

    这种血淋淋,跟学术无关,跟礼仪也没有什么关系,唯一可能关联的,便是利益。

    正因为如此,斐潜不怎么担心吕布,虽然这个时间点,吕布正在招募兵卒,正在想方设法的和太原士族两个大头,王氏和温氏套近乎,但是斐潜完全没有制止的意思。因为吕布能给的,他斐潜一样也能给,而斐潜他能给太原上党这些士族的,吕布却未必能够给得出来。

    毕竟吕布手头上可以拿出来的东西太少了,允诺食禄千万石,不如一饼在手中。

    就像是眼前的这个水车。

    太原上党区域,虽然群山之中有难得的一块平地,提供了适宜的气候和土壤来耕作,但是在平地周边,更多的是山地……

    而有了水车,就可以在相对适宜的山地上开垦出更多的耕田来!

    对于这个时代的工匠,斐潜真心的感觉佩服,就单单说木匠,没有后世那么的游标卡尺啊,红外测距啊等等仪器,甚至只用一把斧头,都可以削砍凿劈,甚至砍出的木板,也能够平顺挺直,相当的厉害。

    而水车,在这些工匠的手底下,就越发的相似一个工艺品,有些目光甚至还在水车的支柱上雕刻了一些象征着丰收的吉祥图案,比如五谷和灯笼……

    或许,这也是汉人工匠对于这一类能改善民生的器具倾注情感的一种表现吧?

    虽然由木头组成的结构略微显得有些粗笨,咬合的齿轮纵然经过铁条加固,但是在潮湿的环境当中,依旧容易生锈腐坏,但是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更换和整修也并不困难,而且纯粹用来灌溉的水车,只是在农作物大量需要水源提供生长所需的时候才显得重要,其余时间也都是闲置,所以一年更换一次配件也不觉得有多么麻烦。

    还有从平阳黄氏工房内出产的不怎么达标的劣等混凝土,没办法用在墙寨上,便废物利用拿来铺路,这种在下雨天依旧能够大体上保持完整状态,不至于一脚下去宛如泥潭一样的材料几乎就是各种土路的福音。

    如今,北面有从平阳到永安,再到太原的道路,南面有从河东到上党的两条主要商道,几乎是铺设完毕,也促进了商品货物运转的速度。

    这些事情,都是在斐潜入主并州,掌握了太原上党之后一天一天的变幻而成,这些变化,或许对于农夫而言只是觉得路好走了,田好种了,但是对于有一些眼光的士族子弟来说,这些变化足够引起重视。

    更不用说引起了重大饮食结构变化的水磨机器了。

    贾衢指着一旁的水墨说道:“昔日取水磨面之时,太原上党各家齐至,见入口之处颤颤,出口之处绵绵,皆目瞪口呆,神魂不附。从此之后,水磨日夜不停,制面无量。今壶关之内,已无人欲食麦饭,皆食蒸饼也。”

    原先人力或是畜力磨面,产量和消耗总是困扰饮食进化的大问题,但是水磨可以不知疲倦,不用休息,只要结构不损坏,就可以无穷无尽的研磨下去,大大解放了人力,也提供了大量生产的可能,所以原本属于高端食材的面食,也渐渐的走进了普通百姓的家中。

    “主公,如今有水车之利,上党新开耕田累计三万余亩……”贾衢略有骄傲的指着延伸到了山坡上的耕田说道,“虽说初耕,产量不足,但依旧可产一石有余……”

    斐潜看着远处正在山坡上忙碌的准备着春耕的农夫,点了点头,对于贾衢的工作表示肯定。

    人类和大自然,永远都是一个进退的问题。

    林地被砍伐成为了耕地,原本林中的鸟雀飞走了,在林中晃荡的野猪也不见了,藏在草丛灌木里的虎豹也逃跑了,至于聪慧的狼群,它们走的更远。

    什么?

    要保持水土?

    要退耕还林?

    别开玩笑了,这种事情等政权稳定下来,有充沛粮食产量的时候再说也不迟,现在正是急需粮草储备的阶段,这也不能做那也要注意,还怎么扩大生产,增强实力?

    若是让爱护环境,保护动物的各种圣母人士亲身到经历饥饿,眼睛都发绿的流民当中去宣讲保护自然,不能吃猫狗,要爱护动植物,恐怕不用多久就会被饿疯了的流民给撕扯成为碎片吧?

    人类先要保证自己能够在自然界立足,才能有这个心思去照顾其他动植物。

    斐潜也是一样,先要确保自己在西北一带的政权不能倒,才有办法去照顾其他人,或是其他的事务。

    今年上党太原两地的春耕有些提前,虽然还有可能会出现去年前年那种倒春寒的情况,但是在有战争临近的时候,也就只能是冒着这样的风险来先发耕作了,毕竟要是真的战争降临,恐怕就要抽调一些人手了,所以提前准备还是很有必要的。

    斐潜不仅给上党太原人带来这些福祉,同样也带来了战争和死亡。

    或许是登上高位时间长了,或许是这一路走来看得多了,斐潜对于人命这个东西,也渐渐的掺杂了一些汉人士族的观念,看见尸首也不会恶心,沾染了鲜血也不觉得难受,甚至号令之下,死伤千万也不觉得有什么太大的心理负担……

    想当年,只是坑杀了几百千余的白波贼,将那些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规范得起来的白波贼当中的军官军校统领头人全数消灭,就让斐潜迟疑了一天一夜,现在想起来,似乎有些可笑。

    是简单的好杀么?

    为什么可以容得下黑山,却容不下白波?

    因时因地而已。

    当初斐潜所拥有的,不过是从河东王邑手中租借而来的两三地,还有一个残破的平阳,兵不过三千,将不满五人,若不是将白波的那些统领头目一网打尽,斐潜有什么能力确保这些手上沾染了鲜血,习惯了劫掠的暴徒能够乖乖的拿起锄头,重新老老实实接受社会的改造?

    而在黑山张燕时期,斐潜在并北平阳已经稳固,又有阴山这样急需人手开垦的土地容纳大量的民众,因此对于黑山一帮子人,也就宽容了许多,就连那些头目,也在看在赵云的面子上进行了废物利用……

    话说回来,这些家伙,能不能真的找到些好东西回来?

    像眼前的这些山地,若是能种上番薯马铃薯,简直就是绝配啊!

    斐潜和贾衢一路前行,一边巡视着春耕的情况,一边查看着关隘地形,心中也慢慢有了些计较。

    眼下这样的情况,是时候再掏出些杀器来了,为了这个时刻,在平阳的黄氏工房之内也储备了许久……

    毕竟斐潜不想和袁绍在打成官渡之战的局面。

    历史上的曹操,虽然那个时候实力比较薄弱,但是在解决了大耳贼刘备之后,也就可以心无旁骛的对抗袁绍。

    如果那个时候刘表,或者是其他什么人,突然窜出来,给了曹操后腰子一刀,恐怕历史就要改写了。

    所以,和袁绍正面硬耗,并没有什么好果子吃,斐潜也不想将整个的战局拖到僵持不下,死命消耗战的地步,所以便只能是采用一些比较非常规的战法……

    ………………………………

    平阳城。

    政务堂之内。

    荀谌提起笔,在行文上批复了几个字,然后交给了一旁等候的官吏,郑重的交代道:“七日之内,必须运到阴山!否则严惩不贷!”

    前两批的物品已经开运了,这是第三批,也是最后一批运往阴山的物资。

    官吏连忙应诺,拱手接过行文,快步离开,赶往阴山而去。

    而运往河东太史慈那边的,也是已经到位了,想必现在已经装配得差不多了。

    人员武将的安排上,马越已经回到了阴山协助赵云,张济去了河东,张绣去了上党,关中派出了马延、陈恭、陈浩等人前压至潼关陕县一带……

    大战一触即发。

    对于斐潜临行前和荀谌一同制定下来的计划,荀谌个人还是相当认同的,毕竟现在山西和山东还是有些差距,对耗的话是耗不过山东的,所以就只能采取现在这样的策略,让山东士族知道痛,纵然有些违背仁德,但是比起生存这个问题来说,似乎也只能是暂且放置一旁了……

    荀氏虽然也是经书世家,但是并不像是后世儒家那样的迂腐,或者说,汉代还是有相当一部分儒家子弟,依旧是可以上马提刀,下马落笔的,像孔融、孔伷嘴上样样在行,手下样样稀松的还是少数。

    要到了后面上行下效,对于武勋一而再,再而三的压制之后,才出现了大量嘴上说着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然后光面堂皇的提倡做人要有骨气有气节,但是自己却觉得自己大好头颅岂能轻易割舍,也就也就文天祥等寥寥几人能够做到真正的保全骨气。倒是很多儒家弟子在外族入侵的时候选择跪舔,然后美其名曰良禽折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仕。

    仁政爱民,以德服人,不战而屈人之兵有没有错,也没有错,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爱,政治和外交并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说要凭借的也只有强大的武力。

    当强大的武力做后盾,政治和外交才有意义。就像是后世弯弯,今天叫嚣着要绿,明天叫嚣着要蓝,结果连自己治下百姓都像是看闹剧一样,其政府也就毫无威信可言。

    而作为整个山西政治集体最大的机构征西将军府,唯一的作用,就是在面临威胁的时候展示最为强劲的武力!

    在这一个方面上,荀谌对太史慈和赵云还是有信心的。

    之前虽然征西将军也使用过马鞍马蹄铁,但是依旧控制在小范围之内,而这一次,为了发挥出征西麾下强大的骑兵实力,也为了确保整个战略布局的胜利,斐潜和荀谌决定将大多数骑兵全数换装上这两样东西。

    而这两样装备,在工艺上并不复杂,就拿马蹄铁来说,不过就是弯曲的一个铁皮再加上几小铁钉而已,而这样的东西就能保证战马在长途奔袭的时候,大大的减少马蹄的受伤几率,增强持续战斗的能力。

    虽然说大规模的换装必然会引起在某种程度上的技术泄露,但是对于现在的斐潜来说,汉王朝的三大马场,已经算是到手了两个,剩下一个幽州冀北的马场被公孙瓒和袁绍消耗得七七八八了,所以现在可以讲,战马这一项独特的战略资源,若是将大汉战马分成十分的话,斐潜至少控制了其中的六七成。

    因此就算是这两项技术最终被其他的人效仿,也是没有多大的作用。

    至于大汉之外的胡人,阴山北的鲜卑已经是完全残废,南匈奴人经过二次分裂之后也是不敢再有什么小心思,西羌在李儒和马超的配合之下,只逃回去了不到一半,元气大伤,现在唯一还算是有些实力的胡人部落,只剩下了柯比能部落和步度根部落两支鲜卑汇集在雁门代郡幽北一带。

    所以斐潜的骑兵优势,还是可以保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

    唯独荀谌没有什么信心的,反而是位于上党太原的征西将军……

    虽然也见过征西将军斐潜练习过武艺,不过听过也就是会一招中平枪而已,这……好吧,纵然大多数时间征西将军斐潜并不需要上阵,但是面临着袁绍中军庞大数量,荀谌心中难免还是有些不安。

    毕竟还有一个相当不稳定的吕布……

    但愿主公不需要亲自上阵。

    应该不会吧?

    荀谌摇了摇头,又提起笔来,低下头,开始批复一旁如小山一般堆积的行政事务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yabo直播平台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