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bo直播平台app下载
翻页   夜间
yabo直播平台app下载 > 一剑朝天 > 第一百六十八章 花里胡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yabo直播平台app下载]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吕安仿佛受到了羞辱一般,望着不远处的小徐直愣神,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这么一天,脸上的恼羞成怒的表情刚刚浮现出来,就感到了一丝不对。

    整个人立马反应了过来,深深的吸了一大口气,缓了缓心神,情绪这才稍微平静了一下,不再显得那么的手足无措。

    其实说实话,这还是吕安第一次真正和宗师过招,或者说是被喂招。

    以前虽然也碰到了很多的宗师,例如明白,燕青等人,但是还真的从没交过手,就连自己的师傅明白也从来没有真正和吕安交过手,更别说是别人了。

    因此吕安现在想明白了,这其实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虽然从一接触,就知道和小徐的差距很大,但是现在自己不应该被吓到,更应该奋起才对,好好把握住这个机会,尽全力就行了,反正不会伤到对方,也可以展现出自己最强的实力,看看与宗师到底有多大的差距。

    这应该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想明白之后,吕安整个人变得更加的放松,望着小徐,眼中也是露出了一丝期待的感觉,也不在像之前那样畏首畏尾。

    剑花一甩,紧了紧手中的剑,感受到寒血剑所带来的刺骨寒意,整个人瞬间变得更加的精神起来,一股独属于吕安的剑修气势油然而生,剑势瞬间笼罩了全场。

    小徐也是感受到了吕安的变化,望着吕安,表情也有了一丝期待,随即朝吕安勾了勾手指,高兴的说道“来吧来吧!”

    吕安也不废话,再拖下去,寒血都要握不住了,左手一挥,十道金光闪闪的精炼剑气直接浮现了出来,盘旋在吕安的四周。

    卫央激动的大叫了起来,“来了,公子的剑诀。”

    李五也是点了点头,哦了一声,恍然大悟,喃喃道“原来那天晚上就是他呀!”

    小徐看着这些剑气,表情稍微认真了起来,拳掌一击,直接发出了一声爆裂声,整个人微微下蹲,吸了一口气,蓄势,准备出拳。

    吕安顿时感觉空气都不由的变得浓稠了起来,自己的剑气也受到了剧烈的挤压,甚至都有了一丝弯曲,也知道如果继续拖下去,让小徐蓄势完毕,那自己必然就败了。

    随即二话不说,左手一推,十道剑气直接朝着小徐飚射而去。

    小徐淡淡的看着这些剑气,没有任何的紧张,脸上甚至还带了一丝笑意,右手手掌伸出,随后猛然一握。

    “轰”的一声,整个小院都抖动了起来。

    和小徐直面的吕安感觉尤为清晰,小徐手掌伸出的瞬间,自己就感到了一股无形的推力,浓稠的空气被小徐给硬生生的推了过来,而剑气也是在这一刻硬生生的止住了前进的步伐,被悬停在了空中。

    随后小徐手掌一握,两者之间的空气就这么被硬生捏爆,悬停在空中的剑气此刻也是被捏成了点点金光,朝着小徐缓缓的飘去。

    吕安也是被这一股冲击力给震退了几步,但也抓住了这个机会,手中的寒血剑尖金光一闪。

    “点星。”

    趁着小徐出掌的空挡直接出招。

    小徐眼睛微微一缩,望着面前这道剑意凛然到极致的剑诀,出拳,直接用拳头对撞了上去。

    一声更剧烈的轰鸣声,直接在小院中响起。

    吕安在点星出招的瞬间,就已经猜到这招肯定对小徐造成不了大的伤害,但这招只是为了让小徐暴露出自己的破绽而已。

    随即立刻强行将自己的气息扭转回来,双手握紧寒血,寒血白光一闪,剑气直接浮现了出来,随后吕安猛然一蹬地,朝着小徐直刺而去。

    小徐见吕安使出了一招威力还算可以的招式,本想着吕安肯定会缓上一缓,怎么也没想到吕安竟然能立刻持剑而来,也是被吕安这一连贯的操作给吓了一跳。

    但也只是吓了一下而已,小徐微微一笑,瞬间提速,迅猛收拳,由于速度过快,直接引起了一阵狂风,所有人的眼睛都被吹得眯了起来。

    吕安也是如此,被这一阵剧烈的狂风吹得身影摇晃了起来,速度一下子降了下来,但还是倔强的刺向了小徐。

    小徐又是微微一笑,望着近在咫尺的吕安,直接一个侧身,露出了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

    吕安在看到小徐侧身之后,脸上丝毫没有失望的表情,甚至还露出有了一丝得逞之后的笑意。

    吕安左手一转,之前那些飘散的点点金光,猛然全部聚拢了起来,瞬间在小徐的身后形成了一柄粗大的金色剑气,剑尖对准了小徐的头颅。

    吕安手一挥,剑气直接刺向了小徐的脑袋。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之前众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些飘散的金光,只倒是以为这是剑气蹦碎之后的残留物,没想到,竟然还能重新凝聚,这一招着实是让所有人都惊讶了。

    看不懂门道的卫央只看到剑气直指小徐的脑袋,兴奋的大喊道“赢了!”

    李理和公孙卓也同时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即使是挑剔的李五看到这一幕也是露出了赞许的笑容,不住的点头,夸赞,“虚实结合,很不错,相当不错。”

    吕安自己也是激动了起来,这一招可以说是屡试不爽。

    自从领悟这一招之后,虽然自己只使用过两次,一次是和灵儿打闹,剩下的就是这一次,但是效果都出奇的好,不夸张的说这一招可以成为吕安的绝招之一。

    正在吕安高兴的时候,小徐也是被这

    一招给吓到了,但是只是吓到了一下而已,脸上的表情从一开始的惊讶,立刻变成了赞许,然后变成了可惜,三种表情一闪而逝。

    剑气凝聚而成之后,与小徐的脑袋只有一点点的距离,这么点距离对于剑气来说,可能只要一个眨眼就够了。

    正当吕安胜券在握的时候,小徐动了,浑身的肌肉在这一瞬间全部暴起,一股极其狂暴的气势直接从他身上爆发了出来,距离最近的吕安首当其冲,直接被这股气势给震到了。

    吕安的胸口感觉被什么东西给猛烈的撞击了一下,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从全身上下爆发了出来,整个人仿佛被定住了一样,丝毫动弹不得,甚至感觉连血液都凝滞了,更别说手中的寒血剑,以及那柄刚刚凝聚的剑气,都莫名其妙的都停在原地,但是眼睛却能看的清清楚楚。

    随后吕安清晰的看到小徐对着吕安露出了一丝微笑,然后缓缓转头,看向了那柄剑气,伸出右手,抓向了剑气,轻轻一握,剑气顿时蹦碎,化成了粉末。

    收拾完剑气之后,小徐又转头回来,看向了吕安,炫耀的挑了挑眉,露着满脸的笑意,慢慢的抬起了左手,伸出手指,对准了寒血的剑尖,用力的弹了一下。

    吕安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寒血剑被弹了一下之后,从剑尖开始朝着剑柄强烈的扭曲了起来,弯成了一个夸张的波浪形。

    “嗡”

    一道极其响亮的剑鸣直接响彻全场,公孙卓三人立刻捂住了耳朵,脸上也是露出了极其难受的表情。

    此时的吕安更加的不好受,剑身上传来的扭曲力直接蔓延到了吕安的身上,握剑的手臂也被这一股力道给扭弯了,然后继续传递到身体,整个人也被夸张的摇了起来。

    同时刚刚那股不可言喻的感觉也是消失了,人又能动了,但是被这股扭曲的力道给晃了起来,整个人立刻被甩了出去。

    同时,手中颤个不停的寒血剑再也握不住了,直接脱手,在空中化成了一道红色的血线,最后插在了地上。

    正激烈的颤抖着,发出阵阵剑鸣声。

    吕安落地之后,踉跄了两下,然后一脸惊恐的看着小徐。

    小徐呼出了一口气,然后身体立马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弯着腰,脸色如常,笑嘻嘻的看着吕安,称赞道“你很强!”说完还揉了揉自己的左手。

    虽说这是一个宗师的夸奖,但是吕安听着这话,没有任何的喜意,甚至感觉更加的无奈,两者之前的差距仿佛就像是鸿沟一样,可望而不可及,不,是不可望更加不可及。

    就最后的那一个弹指,直接将寒血剑扭曲成这个样子,就知道两者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吕安曾经试过,不管自己如何的操作,甚至用手掰,寒血剑从来没有出现任何的弯曲,剑身甚至连弧度都没有出现过,可见寒血剑有多硬。

    现在小徐仅凭一个手指,直接让寒血剑扭曲成了波浪形,这个力道得有多大?

    要是这一个弹指弹在自己的身体上,那估计自己直接就没了。

    想明白之后,吕安只能淡淡的苦笑了一下,走到一侧将寒血剑拔了出来。

    幸好此时的寒血剑又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刚刚那一击对它没造成任何的影响,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要是手持陨铁剑的话,估计这一击就足够毁了陨铁剑了吧。

    收起寒血剑,也将自己那份骇然收了起来,看向了小徐。

    李五此时也是继续开口了,语气中更是透露着对于吕安各种欣赏,“第二招也挡住了,而且很漂亮,也算是逼出了一点小徐的真本事,不错,你很不错,还剩一招,让我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惊喜。”

    卫央听着这话,感到很不开心,怒道“师祖,你们也太小瞧公子了,公子的实力远不止这些,你看着吧!哼!”

    “公子你要加油呀,只剩下最后一招了!一定要赢呀!”

    吕安看向卫央,露出了难言的苦笑。

    卫央则是很期待,不过他根本就不知道吕安面对的是什么。

    在他眼中,刚刚发生的一切实在是太快了,可以说压根就没看清,就看到吕安的剑气刺了过去,凭空蹦碎,在小徐的背后重新凝聚,同时吕安握剑刺了过来,结果被小徐打退了。

    卫央认为这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招一式,一进一退而已,根本就体现不出吕安的实力。

    还一直认为吕安在放水,在他印象中的吕安杀伐果断,剑气肆虐,极具剑仙风采,现在做的一切根本就是吕安故意在放水而已,否则这小徐早就已经挡不住了。

    在卫央心中,吕安就是这世上最强最具风采的剑仙,即使现在不是,未来必定是,这也是他一直坚信吕安能赢的原因。

    小徐这个时候可没有听到卫央的加油声,他只听到了李五说的最后一招,立刻就摆好了架势,在原地开始打拳,出拳收拳,一拳又一拳。

    吕安很是诧异,看不懂小徐的行为,一拳又一拳朝着正前方的空气打了起来,虽然他聋了但是他应该没瞎吧?

    小徐在连续出了十拳之后,吕安终于搞明白了他在干嘛,类似于十式拳,一拳又一拳,出拳的速度越来越快,拳势也越来越猛。

    第一拳的时候,只有衣服抖动的声音,第二拳出现了拳风,第三拳出现了拳劲,直到第十拳的时候,竟然已经出现了轰鸣声的声音。

    “咚”“咚”“咚”

    这一拳又一拳的轰鸣声直接震颤到了吕安的心神。

    而且这出拳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甚至于都赶上了吕爱的心跳声,心跳的速度与出拳的频率逐渐一致。

    整个人都随着这出拳的轰鸣声抖动了起来,一下又一下,一股极其难以忍受的感觉再次爬上了吕安的心头,直接震颤到了吕安的心神,甚至于连体内的五行环都被影响了,每个震颤直接让五行环的运转都停滞了下来。

    五脏六腑更是随之剧烈的颤抖,撕扯了起来,一下又一下,脸上的表情立刻惨白了起来,青筋也是爬满了吕安的眉头。

    这个时候吕安终于意识到了严重性,如果再不制止,自己这个人可能都要被震碎了。

    来不及思考如何解决,吕安直接选用了一个最直接的方式,单手握拳,朝着自己的胸膛狠狠的砸了上去,一口血直接喷了出来,瞬间将这个状态打乱。

    虽然脸色一下子更白了,但是表情却是十分的舒畅。

    轻喘了一口气,吕安知道如果再不动手可就没机会了,更不知道,小徐这拳头打到什么时候才是头,但是此时的威力已经很是唬人了。

    既然不知道这拳头有多强,那么自己也得来一招和他一样的,拳势叠加,那自己就剑势叠加吧,看看到底是你的拳头硬还是我的剑气利。

    双手一挥,三十道剑气直接凭空出现。

    李五看到剑气出现的瞬间立刻挑了挑眉,嘀咕了起来,“我就知道,这小子不可能只能凝聚十道,果不其然竟然藏着掖着,只是这个剑气的质量好像和之前的有点差距,也太简陋了点吧?想用这些个吊毛剑气和小徐的拳头刚一下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点?还是说另有新花样?”

    吕安深吸了一口气,尽量的摒除杂念,不去理会那越来越响的拳声,收紧心神,摊开双手,直接合在了一起。

    顿时三十道剑气一窝蜂的互相碰撞了起来,炸裂的金光仿佛流光一样,直接从空中掉落了下来,源源不断,甚是好看。

    这一幕也是直接让李五站了起来,眼睛一缩,嘴里也骂骂咧咧了起来,脚动了一两步,但好像又被他给忍住了,全神贯注的看着那一堆金光。

    吕安可没有注意到附近发生的那些事情,整个人的思绪都凝聚在那一堆剑气上,三十道剑气数量在逐渐的减少,二十五道,二十道,十八道

    一下子就只剩下了十五道剑气,吕安此时竟然还有一种游刃有余的感觉,虽然还是有点吃力,但是和前几次相比,这次显得更加的轻松随意。

    那一把凝聚了十五道剑气的大剑此时已经变得极其的恐怖,体积极其巨大,只不过它是透明的,外面仿佛被一层奇怪的膜给包裹着。

    肉眼可见,里面那游丝般的金色剑气正在剧烈的来回游动撞击,极其的狂暴,不时将外层的膜撞出了一个个的气泡,不过在吕安的操控下,气泡没有破裂,缓缓的又恢复了原状。

    吕安随即将第十六道剑气汇入了其中,这把大剑直接变大了一圈,内部的金色游丝一下子又多了很多,吕安也开始感到一股吃力的感觉,头也开始涨了起来。

    此时卫央等人早就已经逃的远远的了,之前站的那个位置早就被无意散发出来的剑气给割裂成了粉末,地面都不知不觉凹陷成了一个小坑,连公孙卓的衣服都被划出了好几道小口子。

    而李五依旧站在那个位置,仿佛那些剑气根本就没有近身一般,周围包括那个椅子都是好好的,没有一丝变化。

    但是李五的脸色此时就有点不对劲了,望着空中那越来越大的剑气,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手一直放在前方,不停的伸伸收收。

    小徐望着越来越大的剑气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出拳的速度却是越来越慢,但是拳势越来越惊人,一边看着那把剑气,一边缓缓的出拳。

    其实按照他之前的想法,在打到十几拳的时候吓吓吕安就可以了,结果看到那剑气越来越大,剑势越来越猛,这才不得以将拳数加了上去。

    但是这拳数加上去之后,他也有点骑虎难下了,之前这拳势还能随便卸去,但是现在就有点困难了。

    吕安此时已经满头大汗,喘起了粗气,正准备将第十九道剑气汇入,难度也是越来越大,剑上的气泡也是越来越多,但是感受小徐的拳势越来越猛,吕安也只能拼了命的往内加。

    李五看到吕安打算将第十九道剑气融入进去,终于也是看不下去了。

    整个人瞬间移动到了两人之间,先是对着小徐出了一掌,拳掌相交,直接掀起了一阵大风。

    李五猛然一跺脚,地面立刻裂了开来,整个人都矮了一截,借此将这个力道给卸去,小徐立马被震退了两三步,稳住了身形,缓了一口气。

    随后李五看向吕安,双指猛然一指,大喝了一声,“撒手!”

    吕安被这一声大喊给震慑到了,下意识的放开了思绪,抬起了头,此时整个人立马松懈了下来,然后脸色大变,原本还算稳定的剑气,直接失去了束缚,瞬间狂暴了起来,金光直接炸裂了开来。

    早已做好准备的李五见此也是松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泯灭!”

    一道灰光从手指处射了出去,汇入了金光之中。

    然后这即将炸裂的金光在这瞬间直接收缩了回去,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空中悬浮着一颗灰色的光芒,李五手一伸,灰光回到了手中,手指轻轻一撮,化成了白烟,消失在空中。

    李五随即暗骂了一声,“花里胡哨!什么玩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yabo直播平台app下载